当前位置: 首页 > 快讯 > 文章详情

中国经济时报:王继承:麦甘“全球智库报告”排名机制及其影响

发表于 lvfengyong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教授詹姆斯•麦甘的“全球智库报告”采用整体印象评价法进行研究,每年经过其“全球咨询委员会”和“专家小组”成员的两轮提名,已经连续五年发布了其对全球智库在30多个类别上的前30名或前100名的排名报告。该报告年度排名结果对于我们准确把握欧美国家智库影响力具有重要参考价值,其不同年度排名变化结果对我们了解全球智库发展格局和趋势也具有参考价值。报告为专家小组参照使用而提供的智库评价指标体系,对国内政策咨询机构加强考核对标、建设一流智库具有重要借鉴意义。建议加强与该项目组交流联系,重视提升中国智库的话语权和影响力,并鼓励国内有条件的机构自主开展符合中国自身情况的智库排名工作。

  麦甘“全球智库报告”基本情况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智库与公民社会研究”项目组(TTCSP)负责人詹姆斯•麦甘(James G. McGann)于2006年主持启动了全球智库(也有多人翻译为“思想库”)调查,2012年1月18日,推出第五份智库排名报告。此报告相当于对全球智库概况的一次普查结果,主要是针对全球智库的分布和影响进行排名。
  报告指出,2010年,全球共有6480个智库,75%分布在北美和西欧。美国是全球拥有智库最多的国家,共有1816个;中国智库的数量在全球排名第二,有425个;排名第三位的是印度,有292个。从智库综合影响力来看,美国布鲁金斯学会、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成为本年度最具影响力的世界级智库,著名的美国兰德公司仍然排名第六位。在其提名为顶尖智库的亚洲80家机构中,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等9家中国大陆政策咨询机构得到提名。
  排名机制与排名过程
  宾夕法尼亚大学的项目组从2006年开始,逐步形成了相对稳定的排名机制和流程。首先,在每年春季向其项目资料库中的人员以及其他感兴趣的公众发送邮件,邀请他们登录项目组网站提供有资格参加项目组“国际咨询委员会(以下简称IAC,International Advisory Committee)”的人员名单及联系方式。然后,项目组向IAC成员发出提名邀请,请他们按照若干个类别(2011年为30类)分别提名每个类别中他们认为能够排在前25名的智库。在年中汇总提名结果后,将所有被提名为顶级智库的机构(2007年为190家,2011年为202家)的资料整理汇总后,发给项目组“专家小组(EP,Expert Panelists)”成员,邀请他们参考项目组提供的评价指标对这些筛选后的机构进行分类排名、确认和调整,在每年年底得到各个类别的最终排名。
  2011年度的工作具体分为11步,项目组向182个国家的6545家智库发出了邀请,共收到120个国家的1500位个人的提名回复。要求提名者按照30个类别对每个类别提出前25名的智库名单,总共有5329家智库被提名,30个类别共收到25000项提名,202家智库被提名为世界顶级智库。

  建议参照的评价指标
  麦甘在给专家组成员的邮件中提出应该根据25个指标来综合考虑排名,但麦甘并没有也难以获得数量庞大的全球智库各项指标的客观数据,只是倡导提名者从这25个指标方面综合考虑。按照笔者对这些指标的中文内涵的理解,可以翻译为以下四大类25个要点:
  (1)资源指标,包括机构人才数量、经费、关系网质量可靠性、资源调动能力等7项;(2)效用指标,包括声誉、媒体文献引用数量和质量、学术水平等6项;(3)输出指标,包括政策成果、出版成果、媒体成果、会议成果、人才成果等5项;(4)影响力指标,包括决策团体影响力、政党影响力、媒介网络影响力等7项。
 
  对麦甘智库排名报告的评价
  麦甘对全球智库的排名研究报告是一项开创性的工作。虽然存在方法论上的瑕疵和不同区域对智库影响力内涵理解的差异,但由于麦甘本人对美国智库实证研究的权威性,且开创性地开展了全球范围的智库排名工作,其推出的“全球智库排名报告”影响力在迅速扩大,吸引越来越多的各国智库参与排名,从最初的4000多家增加到现在近6500家,因此,其代表性和权威性越来越强。但这一排名在方法论上存在的瑕疵也限制了其结论的有效性。学术界对智库的影响力测度方法主要有“局部性测度方法”和“整体性测度方法”两类。麦甘本人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研究美国的智库,采用“局部性测度方法”中的一种或多种指标,通过获取客观数据排序比较的实证研究方法,对美国智库做了深入扎实的研究,取得了在智库研究领域的权威地位。但在全球智库排名工作中,麦甘采用的是整体性测度方法中的“整体印象评价法”。这一方法的优点是简便易行,非常适合大量案例的研究,但缺点是主观偏见影响大,评价过程不可避免地会受到提名者个人、地区、意识形态和学科的偏见,从而降低智库影响力测度的准确性。能否最大程度地去除这些偏见是实施“整体印象评价法”的关键,为此,不但要优化调查组的人员结构,确保人员来源层次的多样性和相关性,还需要建立一个严密、内容丰富的评选程序。
  从麦甘报告可以看出,该排名工作中最重要的一环是专家小组(EP)的形成。2011年,麦甘通过网络公开民主推荐国际咨询委员会(IAC)和专家小组(EP)成员的方式,吸收了793名来自各地区和各研究领域的专家小组成员、150名跨领域的记者与学者、55位现任和前任智库负责人、40位捐助人、150位来自公民社会的代表、100家以上的智库人员、25~30家政府间组织、120家学术机构等组成专家小组。但麦甘没有给出专家小组(EP)的区域分布,例如亚洲有多少人员参与到国际咨询委员会和专家小组将直接影响到调查样本对亚洲智库的认知熟悉程度,同样其它地区的情况也如此。另外,提供给调查样本的参照评价指标很难获取到完整客观的各类指标数据,也仅仅是供打分者根据这几个框架去参考,不同提名者的打分排名缺乏可比性。
  麦甘本人也强调,这个项目的数据收集、研究和分析,不是借助于实地调研、预算内的或者专门的工作人员进行的,而是依靠来自宾夕法尼亚大学和费城地区其他高校的实习生进行的。全球智库指数只是智库的表现和影响力的一个衡量方法,需要与别的度量指标一起使用来帮助识别和评估排名。

  麦甘智库排名报告的启示
  关注智库排名结果,把握影响西方国家政策变革的着力点;借鉴智库排名方法指标提升国内智库建设水平;加强与西方智库排名机构的交流,扩大智库自身影响力;自主开展符合中国特色的智库排名工作
  ——关注智库排名结果,把握影响西方国家政策变革的着力点
  麦甘报告对全球智库格局的判断结果虽然受其方法论影响不见得全面,但其对欧美国家智库的排名基本上较准确地反映了这些智库对该国政策影响的程度,同时连续的研究也反映了智库发展格局与综合国力竞争态势的密切关系。因此,要关注这一排名结果。
  对外来说,尤其是通过对一国最具影响力的智库的研究,可以更加准确地把握该国的政策变化趋势,以利于较早地做好相应的准备工作。同时,与对该国最具影响力的智库的接触和交流,也有利于实现自己想要达到的影响力。
  对内来说,通过分析那些纳入西方智库评价者视野和标准的国内咨询机构的定位和特点,有利于找到自身对西方评论者产生影响力的重点和着力方向,提高自身机构的国际影响力。
  ——借鉴智库排名方法指标提升国内智库建设水平
  麦甘项目组提出了一套供提名人员和专家小组成员参考使用的评价指标,尽管在其项目实施中该指标体系是否得到真正严格的参照,以及对欧美以外的智库是否具有可操作性还需要进一步研究,但这一套评价指标对于国内智库提高自身建设水平还是很有借鉴意义的。比如可以从本机构的政策影响资源、效用、输出结果和影响能力四个方面,来分析薄弱之处,确定优先定位的领域,规划下一步要提升的方向。又如,可以从麦甘报告中的25项具体指标中选择适合自身特点的部分,作为建设一流智库的重要考核要求以及加强内部管理、提升咨询水平的参考思路。
  ——加强与西方智库排名机构的交流,扩大智库自身影响力
  麦甘报告虽然只是一个大学课题组的研究报告,但其连续多年跟踪研究并向全球发布研究报告的努力,使得这一研究的权威性和国际影响力在逐步扩大。其对民众和国际媒体正在产生的影响力类似于经济领域里的国际评级机构对投资者的影响力,因此,国内智库机构要高度重视。
  国内的政策研究咨询机构如果要参与宾夕法尼亚大学的这一排名体系,并获得较好的认可结果,需要在提名更多熟悉本机构的业内人士加入并成为麦甘项目组的国际资讯委员会(IAC)或专家小组(EP)成员上下功夫。在这个方面,目前国内一些民间政策咨询机构的积极性要高于政府所属的政策咨询机构。
  ——自主开展符合中国特色的智库排名工作
  智库的影响力与所在国家政治体制、决策机制、立法体系及意识形态密切相关,智库的排名方法也受其提名成员所在地区视野、个人意识形态和学科的偏见影响。因此,不但要客观看待麦甘智库排名结果的准确性,对其排名的指标及其标准也要根据本国国情有针对性地参考,避免随着西方的评价参照体系起舞。
  建议鼓励国内有条件的智库从方法论上研究符合中国智库情况、可操作性强的评价指标体系及评价标准,自主开展符合中国特色的智库排名工作。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时间:2012年9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