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智库评论 > 学术顾问 > 张晓山 > 深度访谈 > 文章详情

张晓山:要把集体土地确权当成大事来做

发表于 xubo

   作为中国知名的“三农”问题专家之一,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张晓山今年关注的,依然是农村与土地问题。在湖北省代表团驻地,张晓山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张晓山最关注关农村和土地问题五个方面:一是农村土地确权,中央提出五年之内解决农村集体土地确权登记发证,但是具体政策措施怎样协调、资金从何而来,专业人员哪里来,具体问题怎么解决?二是农村集体建设用地怎样建立合作共赢机制?三是乡村治理机构问题,即村委会和集体经济组织的权能如何分开?村委会本身是自治组织,而集体经济组织却是经济组织,二者都有管理集体资产的权利,融合在一起存在矛盾。四是农业经营主体的发育问题,例如,土地流转给谁,谁来种地,家庭农场怎么界定,专业合作社怎么界定?五是未来要促进县域经济发展,中央财力是否下移?

  农民权益问题是首要问题。作为农民权益保障的重要根基,农村集体土地确权工作仍面临一些困难和问题。张晓山对此有自己的看法:“农村集体土地确权是一项非常重要的事情,涉及几个问题。”

  第一,“集体”是哪一层的集体。过去以三级所有队为基础,所谓的“集体”是建立在生产队或者村民小组这一级,但现在很多土地发包是在村民委员会层级上。这种情况下,很多人误认为集体是行政村一级的集体。张晓山认为,真正的集体还是应该落实到村民小组,即“社”、“队”,因此确权应该到村小组一级。”

  第二,谁代表集体,集体成员资格怎么认定?有些地方搞确权,首先作成员资格认定,确定哪些人是成员,社龄几年。这样就把虚拟的“集体”变成人组成的集体,就有了坚实的基础。目前,梳理一遍“集体”也有难点,一方面要有很大的财力投入,另一方面要有专业技术人员,要花很多精力。

  第三,很多历史遗留问题还要通过村民内部解决。一些试点城市,要两三年投入几千万元才能梳理清楚。另外,有些地方政府有抵触情绪、怕麻烦。

  张晓山强调,“尽管有难点,但这项工作非常有必要。”在他看来,要解决农村集体土地确权面临的问题,需要制定好方案,各部门综合协调。这里涉及国土资源部、农业部和其他部门,必须把这项工作当成大事来做,要明确专项资金、专款专用。

  城镇化是解决“三农”问题绕不开的话题。张晓山表示,当前确实存在“土地城镇化快于人口城镇化”的问题,这个现象涉及到很多根深蒂固的、深层次的体制机制问题。要解决这一问题,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而是要抓根本。一是要想办法处理好中央和地方的财政关系,改变过去地方政府的政绩考核机制;二是地方政府本身的财政预算需要接受人大监督,避免过度依赖土地财政;三是要解决如何把土地一次性收益转变成逐年的收益问题。这些问题需要多部门协作,共同努力。

  “要做到这些,基础就是《土地管理法》的修改。”张晓山解释,首先,在目前的《土地管理法》中,凡是建设用地,在城镇建设进程中需要把农村土地先收归国有后再开发,这一点需要改变;其次,要切实贯彻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决定,切实做到所有土地“同地同价同权”,而且要按照规划管制。所有这些做到位后,还要探讨集体建设用地的直接开发、建立起合作共赢机制、农民作为集体成员权益的落实等问题。

来源:国土资源部网站

时间:2013年3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