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研究 > 文章详情

陈昭:建立质量效益导向型的外贸促进新体系

发表于 chuning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提出,要加快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建设开放型经济强国。其中一项重要内容就是要建立质量效益导向型的外贸促进新体系,推动我国对外贸易转型升级。

一、我国外贸发展面临的新形势

        改革开放以来,外贸特别是货物出口成为我国主要的经济增长源之一,但随着新一轮国际金融危机的来临,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国际市场疲软不振,主要发达国家“黑天鹅”事件频发,“逆全球化”思潮有所抬头,贸易保护主义加剧,发达国家纷纷实施再工业化战略,推动制造业回流等,这些都预示着我国外贸发展所面临的国际形势依旧严峻复杂。与此同时,国内经济步入“新常态”,人口红利与传统竞争优势逐渐消失,片面追求出口高速增长,过多依赖资源能源消耗及廉价劳动力的粗放型外贸增长模式已难以为继。随着外贸结构性矛盾突出、出口企业科技创新能力不足、出口商品和服务国际竞争力有待提升等诸多问题的显现,外贸发展模式迫切需要转型升级,外贸促进体系也亟待创新。

        面对复杂的国际经济政治形势,中国通过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开展自由贸易试验区和“一带一路”建设,加速推动区域贸易协定和自由贸易协定谈判,以及加快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等重大战略举措,以积极的态度参与到全球治理中去,以期在这一进程中逐渐建立起适应经济全球化和全球经济治理新形势的一系列制度安排,进而在国际经贸活动中增加我国的代表性和发言权。而这些又为我国外贸转型提供了发展契机,一方面有利于夯实外贸发展产业基础,深化外贸管理体制机制改革,充分发挥市场机制和创新驱动在外贸转型升级中的作用,提升外贸国际竞争力;另一方面又有利于拓宽海外市场空间,巩固市场多元化格局,提高我国在国际经贸规则制定中的发言权,以及在全球经济治理中的制度性话语权。

        同时,数字化时代背景下以云计算、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物联网等为核心的新一代信息技术获得空前发展,被广泛应用于传统和新兴行业,并给外贸企业的生产与流通环节带来了深远影响,加速了外贸企业的生产创新、技术创新、管理创新、服务创新以及业态模式创新,促进了我国外贸产品和服务出口逐渐从产业链中低端向中高端攀升,最终成为推动我国贸易规模扩大,外贸发展方式转型的新动力。

        可见,在新形势下,我国外贸发展面临的挑战与机遇并存。鉴于此,在稳定外贸增长的同时,要将更多的注意力聚焦在外贸结构调整与发展方式转型上来,加快探索建设外贸促进新体系的途径和方法,提高外贸发展效益和质量,提升对外贸易国际竞争力。

二、外贸促进新体系的探索实践

        目前包括济南市、南昌市、唐山市、漳州市、东莞市、防城港市,以及浦东新区、两江新区、西咸新区、大连金普新区、武汉城市圈、苏州工业园区等在内的12个“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综合试点试验地区,纷纷对建立质量效益导向型的外贸促进新体系进行了探索。在对上述试点地区有关外贸促进政策举措进行梳理总结后,可发现如下特点:

        1.从政策集成来看,主要涉及提升双向投资水平,促进外贸平稳增长。推进贸易便利化水平,建设国际贸易单一窗口,深化信息互换、监管互认和执法互助三位一体的“三互”大通关改革等;构建贸易促进平台体系,打造国际化高端展会,搭建国际营销网络公共服务平台,支持外贸综合服务企业加快发展等;加大财税保险政策支持力度,设立外经贸领域专项引导资金,扩大短期出口信用保险规模和覆盖面,落实出口退税政策等;探索金融政策支持新体系,拓展跨境融资渠道,加大对出口企业信贷支持,探索外贸企业融资机制,推进金融服务投资贸易便利化,扩大人民币跨境使用等;探索服务贸易发展新模式,确定服务贸易重点发展领域,推动建设服务贸易产业园区或示范基地,完善服务贸易统计制度,建立健全服务贸易促进体系等;以及改革创新外贸营商环境等内容。

        2.各试点城市或地区均根据自身发展特点来构建适宜的贸易促进政策体系。有的强调与主要区域市场的经贸合作,如济南市和金普新区针对日韩等东北亚市场,漳州市和东莞市分别围绕海峡两岸合作与港澳合作,防城港市侧重以越南为主的东盟国家,西咸新区突出“向西开放”等,外贸政策制定上均带有显著的区域特色。有的强调区域协同合作与开放,如唐山市将京津冀贸易促进协同发展作为其探索外贸促进新体系的主要任务;而武汉城市圈则致力于区域内各城市外贸发展水平的提升,以及加强城市间口岸通关协作。还有的强调外贸促进重点领域,如浦东新区围绕自由贸易试验区和航运、金融等优势部门来制定相应贸易促进政策;苏州工业园区依托中新合作成果,推进贸易便利化改革,重点发展服务贸易;两江新区大力发展口岸经济;东莞市着重于加工贸易的转型升级;而南昌市则争取建设进口肉类指定口岸,探索多式联运口岸新体系等。

        3.各试点城市或地区均强调深化与“一带一路”国家及地区的经贸往来与合作。“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为我国外贸促进与转型升级带来良好契机,一方面拓展了我国对外贸易的市场空间,特别是在传统海外市场疲软不振的情况下,“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为我国外贸增长提供了更为广阔的出口渠道;另一方面,“一带一路”战略使得我国传统外贸区域结构发生重大改变,中西部地区对外贸易与扩大开放的积极性被极大的调动起来。而各试点城市或地区以期通过紧抓这一重大历史机遇,进一步优化外贸市场格局,扩大本地优势产品、服务和技术贸易规模,推动外贸的良性发展。

        4.大多数试点城市或地区将跨境电子商务作为促进外贸转型升级的主要手段。跨境电子商务对外贸转型升级具有积极影响,主要体现在促进专业外贸服务升级,改变传统外贸销售模式与企业生产模式,推动外贸企业品牌化与创新型发展等诸多方面。鉴于此,试点城市或地区期望通过大力发展跨境电子商务等新模式,来改造传统外贸,探索外贸新业态和新模式,以最终实现外贸发展方式的转型升级。

       从国内试点城市和地区的探索来看,有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贸易促进方面的政策制定思路主要包括以下四个方面:一是通过优化内外资引资结构,重点培养优势产业和包括新兴服务业在内的高端产业,为外贸发展和转型升级夯实产业基础;二是实施一系列的外贸促进政策,并紧抓“一带一路”战略发展契机,深化与沿线国家或地区的经贸合作,通过“走出去”带动产品和服务的出口;三是充分利用跨境电子商务、“互联网+”等新概念和新模式,将其作为提升传统外贸国际竞争力的重要手段;四是打造良好的外贸营商环境,如提高贸易便利化水平,构建社会信用体系和知识产权保护体系,强化外贸领域法治建设,推动中介组织的管理体制改革等。

三、外贸促进新体系的构建思路

        从试点地区实践探索中可以发现,构建外贸促进新体系必须从外贸发展实际出发,突出外贸优势,不断深化市场化改革与外贸管理体制改革,培育支柱产业、新兴产业和高端服务业,制定一系列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促进政策,在巩固传统海外市场的同时,积极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及地区的经贸往来与合作,打造海内外贸易促进服务平台,推动贸易便利化改革,营造良好的外贸发展营商环境。

        1.夯实外贸发展所要依赖的产业基础。充分发挥双向投资对贸易的促进作用,引进高端优质外资项目、国际先进技术和高端人才,借助大数据和“互联网+”等新业态、新模式改造传统产业,推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同时,进一步简化企业境外投资管理程序,提升企业境外投资服务水平,创新科技企业境外投资管理制度;鼓励有国际竞争力的企业“走出去”,开展国际直接投资和国际产能合作,实现产业与贸易,投资与贸易的“双融合”发展;支持金融机构在企业“走出去”的重点国家和地区设立金融服务网点,加大政策性保险支持力度。此外,还要有序推进服务业重点领域的扩大开放,在管理方式和监管体系方面率先实现突破,促进我国服务业向价值链高端延伸。

       2.大力发展服务贸易。明确重点发展领域,注重服务贸易结构升级,增强服务贸易发展新动力,在巩固传统服务贸易规模优势的同时,积极开拓高端化、高附加值服务贸易业务。进一步优化服务贸易国际市场布局,深入实施市场多元化战略,积极开展面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服务贸易促进活动。培育一批创新能力强、集成服务水平高、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服务贸易龙头企业,支持一批“专、精、特、新”的中小型服务贸易企业。同时,大力推进服务外包提档升级,培育以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为主要特色的创新性服务外包企业,引导服务外包业务向高端化、国际化发展,将中国打造全球高端服务外包承接目的地。

        3.完善服务贸易促进体系建设。推动服务贸易管理体制改革,明晰服务贸易管理机构的权责,强化运输、旅游、科技、网络通信、金融、保险、文化、教育、医疗卫生等服务行业主管部门及相关行业协会的沟通联系,共同承担起服务贸易的出口促进及其他服务职能。健全服务贸易促进政策体系,在财政、税收、金融、保险、海关监管及贸易便利化等方面有所突破,实现一定程度的政策倾斜,积极营造有利于服务贸易加快发展的政策环境。同时,要十分强调科技在服务贸易发展中的重要作用,通过在科技服务领域一系列扩大开放政策的有效实施,加快提升科技创新能力,并最终将其转化为知识密集型服务贸易发展的新动力。

       4.加快推进外贸转型升级。推动货物贸易产品结构升级,通过科技创新和文化创新双轮驱动,培养新的货物贸易增长点。实现服务贸易与货物贸易协调发展,充分发挥生产性服务贸易、文化服务贸易、服务外包和跨境电子商务等在货物贸易增长过程中的积极作用,以此加快货物贸易转型升级,从中挖掘新的贸易增长点,培育货物贸易出口优势产业,最终使得服务贸易和货物贸易在规模上同时扩大,结构上趋于优化。同时,优化进口商品结构,定期按需调整优化鼓励进口技术和产品目录,积极扩大先进技术、关键设备及零部件进口,提高消化吸收再创新水平,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并完善进口促进平台体系建设,进一步提升进口综合效应。此外,还要强化外贸企业自有品牌意识,提高自主品牌国际化程度,健全出口品牌培育、评价、宣传和保护机制,加强商标国际注册与保护,打造一批具有自主品牌、自主知识产权的国际化企业。

        5.搭建对外贸易平台。深入实施市场多元化战略,加快培育一批国际知名度高、影响力大的展会平台,并积极组织外贸企业参加海外知名展会,助力企业开拓国际市场,提高市场占有率。支持企业建立展览展示交易中心、海外仓等国际营销网络平台,对建设国际营销服务网络、销售中心、研发中心等功能性机构提供融资和信保支持。推动外贸综合服务企业加快发展,做大做强,鼓励外贸综合服务企业不断创新服务模式,延伸服务内涵。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充分发挥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对优化开放布局和促进外经贸协调发展的牵引作用,积极开展面向沿线国家的贸易促进活动。鼓励企业参与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发展对外工程承包。此外,要主动融入国家自贸区战略,帮助引导外贸企业充分利用自贸区协定优惠政策和便利化措施,扩大对相关市场的出口。

       6.营造良好的外贸进出口环境。深化行政审批改革,打破市场与行业的行政性垄断,营造良好的公平竞争环境。同时,要提高贸易便利化水平,完善通关服务体系,全面推进“三互”大通关改革与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建设。提升对外贸易的法治化水平,加快促进基本完善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相对健全的社会诚信体系及外贸企业海外维权与救济体系的构建。探索对接国际规则经济管理新模式的思路,健全涉外商事及对外贸易调解和仲裁服务,构建与国际贸易通行规则相衔接的基本法律制度框架等。改革外贸行业协会商会等社会组织管理体制,率先在服务贸易、跨境电子商务等重点领域推进。

时间:2017年09月21日 10:02:57

来源: 红旗文稿

作者: 陈 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