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NAES宏观经济形势季度分析 > NAES宏观经济形势季度分析会(2018年2季度)在京召开 > 文章详情

分报告:李双双

发表于 admin

    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大家下午好,中美贸易争端经过了一波三折的变化,目前进入了一段可以说是僵持的阶段,美国已经确认了征收500亿美元的降水,并且第一笔340亿美元在7月6日增收,中国确认采取同等规模的反击,并且呢已经生命之前中美双方大臣了一切协议失效,由之前的一个磋商缓和的这么一个轨道重新走入了僵持对抗的这么一个轨道,说明中美贸易争端的解决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是一件不可能在短期之内轻易解决的事,美国这次在经济增长相对来说比较强劲,并且中美之间并没有特定冲突事件的背景下向中国发难,可以说这个实际上是超出了很多人的预期,但是这种看似超出预期的现象,实际上是美国全面调整对华经贸政策的必然结果,现在来讲比较关心的问题中美贸易争端会向何处去,要对这件事做一个判断的话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要了解美国为什么要调整对华经贸政策,所以今天我主要讲一下四个方面的内容。

    第一就是美国对华当前经贸政策的特征,第二就是美国调整对华经贸政策的经济和政治逻辑,第三就是中美经贸关系的未来得趋势,最后就是中国的应对之策。

    美国当前对华经贸政策的特征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第一个就是在国家战略层面特别强调经济问题的重要性,并且从国家战略层面提出了对华战略调整的分析支持,美国的国安报告发布了十多份,之前的报告强调了经济安全和国家安全之间的关系,但是去年的国安报告里面提出了新的说法,就是经济安全不仅关系到国家安全,经济关系就是国家安全,把经济安全上升到国家安全高度,并且从国家安全角度出发,认为美国认为的一些中国在经贸领域不守规矩的做法,侵犯到美国的国家安全,因此从维护美国国家安全的角度出发调整对华经贸政策。

    这个呢实际上是美国从一个美国的上层的一个顶层设计的一个角度调整对华经贸政策,第二个从具体实施的角度,提出了一个系统性对华调整系统性方法和措施,主要表示一是在贸易方针上突出强调对等性原则,知道过去美国实际上一直重视的是自由贸易,后来强调公平贸易,特朗普上来以后一直强调对等性原则,所以对等性就是不再考虑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给你一些有待和照顾,而是给你在贸易上强调绝对的对等,在获利上必须要你获一分我获一分,第二个就是从对话到贸易制裁通过各种强硬手段对中国进行全面的施压,第三就是在经贸领域对国家进行一个区分,区分守规矩的国家和不守规矩的国家,作为守规矩的国家美国可以继续跟你进行合作和竞争,对于不守规矩的国家采取必要的手段对你进行制裁。

    第三美国开始对在二战之后自己建立的多边贸易体系进行治理,认为中国新兴的国家在利用WTO多边贸易体系并且通过不守规则占美国的便宜,所以特朗普提出对WTO进行改革,那么美国为什么要调整对华经贸政策,这个实际上是一些长期和短期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一个相对长期的因素就是中美之间的经济实力,发生了一个变化,从绝对实力来说,美国依然是世界上第一大国,我们从经济总量上来说跟美国都存在很大的差距,由于美国尤其是美国进入新世纪以来,经济增速出现了相对的下滑,虽然现在美国来讲经济增长依然比较强劲,但是增长只有二点多,而中国经济改革开放40年的发展经济实现了一个起飞和追赶,这样在美国相对下降而中国不断的追赶的情况下,中美之间相对的经济实力缩小,这种缩小实际上美国自身造成很大压力,另外从局部领域来看,实现了超越,从工业增加值和制造业增加值来看,中国已经超过了美国,这些都是对美国造成了一个压力引起了美国的一个忧虑。

    第二个就是中美之间的贸易逆差,从这个数据我们可以看出,中国进入新世纪以后尤其是入世之后贸易逆差不断扩大,个别年份出现下降,去年中美之间签订了一个两千多亿的贸易大单,在减少中美之间的逆差,但是实际上去年的数据出来之后中美之间的贸易逆差不但没有下降反而增长,这件事让希望美国尤其是美国的鹰派看完忍无可忍,第三个因素相对短期的因素,特朗普的中期选举,那么特朗普基本盘的选民实际上主要集中在美国的铁锈州,而对中国进行施压,对中国采取更多的贸易摩擦实际上符合这波人利益,最后一个因素特朗普的个人和团队的特制,我们知道特朗普是一个贸易保护主义者,实际上在八十年美日贸易摩擦比较激烈的时候,特朗普自己出资将近十万美元刊登了一篇文章,主要的内容就是批评日本通过维护自身封闭的体制,利用美国的开放体制占美国的便宜,在特朗普贸易保护主义的大旗下,组建团队里面主要的成员基本上不是贸易保护主义的拥护者,就是鹰派学者,美国是全面调整了对华经贸政策,其中一些因素我们看到包括中期选举的因素是短期因素,短期过去了就过去了,一些因素是长期的,并不是说在短期内能够解决,甚至不是通过一纸协议能够单方面解决,对未来前景如果我们进行全面的分析,可能有三种。

    第一种贸易战持续升级,从现在来看,这种结果并不是不可能,因为其实从现在来看双方都是态度比较强硬,谁都不愿意退让,并且美国可以说层层加码最近特朗普表态要把关税规模扩大到五千亿美元,所以说而且中国实际上是其实我们原来是愿意通过谈判达成和解,由于美国咄咄逼人,把我们逼到进退两难的境地,贸易争端持续升级不是不可能,贸易战本身并不是我们双方的目标,只是双方互相讨价还价的手段,持续升级的可能性几乎很小。

    第二种可能性双方通过谈判达成全面和解,当然了这个是我们都希望看到的一个比较圆满的结果,但是这种可能性当然也是比较小,因为中美双方之间还是有很大的共同利益,现在来讲共同分歧也是比较大,全面和解还是比较小,最后一种可能性比较大的结果,就是中美之间通过一个谈判达成一个暂时性的局部的和解,后续特朗普会继续提出新的要价,会继续在颠簸之中继续前进,这种情况下可能是比较大的,因为其实中美双方现在就是比较强硬,并且在一一出招,其实双方并不是想打个你死我活,既然中美之间的争端不能在短期内解决,中国不能被动看着美国出招再想我们怎么办,而是应该积极主动采取应对之策,现在我们能做的简单来讲内外兼休,长短兼顾,在一定的时候也要主动的调整,应该缓和继续升级的风险,引导我们中美的关系继续超不冲突不对抗互相合作的方向发展。

    第二个利用实际上美国不只是在跟中国搞贸易保护主义,跟传统的盟友搞分裂,就可以利用这个机会跟他的盟友之间加强一个开放合作,尤其是跟欧盟之间加强开放合作,第三个方面因为美国也并不是一个铁板一块,因为有不同的利益团体,实际上特朗普搞贸易保护主义遭到了国内很多团体的,那么通过国内的这个约束机制来限制这个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的倾向,最后一点我们还是要内省,自身在国内改革方面存在很多的不足,所以呢在维护权益的同时我们也更应该清醒的认识到自身的不足,通过积极的完善国内的改革谋求更长远的发展。

    我就讲这么多谢谢。